杜邦紅木新聞中心展示
再過50年,紅木家具行業將不復存在?
更新日期:2019-08-07

 “紅木家具除了具備一般投資品的珍稀性之外,還在于它具有瀕危性,也許再過50年,這個行業便不復存在,等它再開始時可能又是幾個世紀以后的事情了?!?/span>

    中國家具協會傳統家具專業委員會主席團主席楊波說。
    --《瞭望東方周刊》

    說實話,在剛看到這句話時是比較驚訝的,甚至覺得這不太可能。

    但在回望十幾年來的紅木市場風云變遷后,才覺得這一說法絕非空穴來風,不僅完全有可能,甚至還是必然的結果。

    雖然中國從明清時代的帝王貴胄、文人雅士就開始鐘情紅木家具,但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它一度被切斷,甚至成了腐朽反動的標志而人人避之不及。

    以2000年紅木國標出臺為標志,中國現在的紅木市場真正形成也就僅僅十幾年時間而已!

    十幾年,彈指一揮間。

    2000年出臺的紅木國標,剛剛篩定了33種傳統使用、材質優良、有足夠存量能成為商品材的紅木樹種,到了2016年,就有18種被列入國際二級瀕危保護!

    如果不是成材時間長、難以再生的珍稀樹種,國際瀕危組織何至于如此大動干弋?

    自2015年開始,從東南亞到非洲,基本每個紅木產地國都出臺了針對紅木的禁伐、禁運、禁出政策,基本每個紅木產地國都在打擊、抓捕紅木走私。

    如果不是難以恢復、難以補充的資源型樹種,紅木產地國政府何至于此?

    短短十幾年時間,紅木行業都發生了什么?

    2000年,在海南收購海南黃花梨只要幾塊、十幾塊一斤,還都是野生的大料、板料、老料。

    現在,不管是海南產地還是內地市場,流通的海黃木料基本都是根料、小料、新料。

    以前10塊一斤的料現在已基本在市場上絕跡,僅一些收藏家手里還有,只要有流通,價格都在萬元一斤。

    “海南黃花梨幾近絕跡”已是業界共識。

    它確實沒了,也早已退出了紅木家具市場。市場上基本沒有流通的海黃家具料,真正意義上的黃花梨家具更是極為少見,基本只有手串、小擺件等工藝品在流通。

    大紅酸枝呢?

    2008年時的大紅酸枝,在老撾的收購成本折人民幣1.3-1.8萬/噸。

    2008年上半年,大紅酸枝大料、長料在中國正常賣2.2--2.6萬/噸,下半年受金融危機影響,1萬多一噸都在賣。

    10年時間,誰會想到10年后的大紅酸枝料的價格已普超30萬+,并且品相等級遠遠不及當年?

    2008年,最受歡迎的大紅酸枝料是能開門板獨板的料--凈42公分以上口徑、10米以上長。

    10年的時間,當時誰能想到這種料10年后會變成按根、按塊賣,折噸價至少要百萬以上?誰會想到這種料10年后會在紅木市場上基本絕跡,可遇不可求?

    曾經的緬花大料呢?

    2008年,深圳牛湖市場緬甸花梨木的通貨價格正常5000-6000/噸,大方料只高出1000左右。

    那時的緬甸花梨木規格30公分起步,50公分以上算大方料,80公分--1米口徑的原木很常見,1.5米寬的大板也不少,1.8米寬的才算真正的極品料。

    僅過了10年時間,1.8米口徑的緬花料早已成傳說;1.5米口徑的基本絕跡;1米以上口徑的都已罕見,如果手頭有1米以上口徑的,拍個照發到朋友圈一定有很多木友點贊。

    曾經很常見的口徑80公分--1米料,現在也還能找到,不過都已按根、按塊論價。

    紅木,作為生長周期漫長的不可再生資源,在原生的自然環境中,一經砍伐便基本難以復原,必然漸趨枯竭。

    身在紅木行業中的人,因為行情波動,很難感受到紅木每天的點滴變化,但它實際上一直都在變,變的越來越小、越來越少。

    只有經歷幾年后再回首,才驚然的發現早已不是當年的木頭。

    當我們還在懵懂疑惑時,短短十幾年的時間,有多少曾經常見的木頭已成了過眼云煙一去不返?

    再過十幾年?

    也許很多現在常見的紅木同樣會成為故事,很多現在常見的規格,也會變成向后生講述的傳說。

    再過五十年?

    也許紅木行業還在,只是用的原料可能不再是我們今天在用的傳統紅木了。沒有了傳統紅木支撐的紅木行業,還算是存在的紅木行業嗎?

    珍惜好手中的每一根紅木材料,珍惜好手中的每一件紅木家具!

紫幻河南麻将怎么不能下载了